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红楼梦里先后出场的两个小人物, 透露贾府气数已尽

时间:2019-01-11 11:03:14        来源:

红楼梦第五十三回,书将过半,此回回目庄重而盛大,“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似乎从这回目便已可见贾府上有祖先传承来历,下有子孙继业承欢,这座“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业已五世的侯门公府,人未出场,气势便已透纸背而出。

但在宁国府祭祀宗祠,荣国府大开夜宴的重头戏之前的两件小事,一是乌进孝交租,二是贾珍教训贾芹,让这回目里太平景象、富贵风流的两件大事,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摇摇欲坠。

再回思前文,开篇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便已说过,宁荣二府如今已是大不如前,“也都萧疏了”,贾雨村还未信,说看着不像个衰败之家,冷子兴便细说了他观察到的贾府的两件末世之象。

一是贾府如今“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是说宁荣二府的财政已渐空,在冷子兴看来这还是小事;二是“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这是说如今贾府的后辈子孙皆难继家业,这是更重要的事。

可知当时贾府外面的排场还照着旧例,子孙还循着虚礼,所以贾雨村等外人尚未知底里,倒是冷子兴作为荣国府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女婿,知晓些实情,故有此叹。

到了第五十三回,这两件内囊渐尽,子孙不济的内情,便被贾府自家人印证了,可知他们家末世之象,再也遮掩不住。而冷子兴和乌进孝这个两个看似与贾府没有多大关联的小人物,他们一出场,就揭开了贾府败落的真相,暗示贾府气数已尽。

一是乌进孝交租,引出宁荣二府近几年来勉强支撑的现状。宁国府田庄上的庄头乌进孝押送牲畜粮等物,走了一个月零两天进京,向贾珍交一年的年租,贾珍对此不满,说近年来庄子比以前少了,还处处报旱涝,今年年关难过,“真别叫过年了”。

乌进孝连忙诉实情,告苦处,说今年雨水太多,又有冰雹灾害,年实在不好;并通过他说出今年荣国府比宁国府更要艰难,“也是有的饥荒打呢”;又引出贾珍评价荣国府近况,说他们近几年多出许多花钱的事情来,都是不得不花省不得的,这是出的多;却又没有添些生银子生利的产业进项,这是进的少,故这几年其实是入不敷出的。

通过乌进孝的疑问,说明在外人眼里贾府最大的靠山是元妃,“万岁和娘娘岂有不赏的”;又引出贾蓉作为自家人的自述艰难,元春封妃,不仅没有为贾府带来实际的利益,反而是贾府更要作出与贵妃娘家的身份地位相匹配的排场,单是省亲一回,尤其建造大观园,便几乎掏空了贾府的内囊,“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精穷了”,贾珍对此自嘲为“外明不知里暗的事。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可知贾府上下对此心知肚明,但无能为力。

从贾蓉嘴里我们又知道,王熙凤贾琏夫妇和鸳鸯借当的事,已经在宁荣二府传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邢夫人便借此为难过贾琏,向他要银子,使贾琏凤姐夫妇有苦难言,可见大家族底层奴仆阶层的人多口杂,贾府管理的松散和混乱。

贾珍对此事的评价是王熙凤使心眼,耍计谋,不想贴补贾府,为自己攒银子,谋后路,可知王熙凤在贾母去世之前便已经人心尽失,除了贾母和王夫人,不管是在各主子那里还是在众奴才那里,她的信用值都已透支到负数了,也可知贾府各主子尚且彼此争权夺利,虎视眈眈,底下仆从阶层则更是人心不足,争声斗气,寻衅滋事。

二是贾珍教训贾芹,引出贾府子孙的败家败业。贾珍作为族长,给族子侄分年物,看到贾芹也来领,将他教训了一顿,从中可以看到以贾芹为代表的这一辈贾府子孙的作为,皆难继家业。

贾珍教训他在城外的贾府家庙里“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可知其耽于酒色财气,品德低下。说他在荣国府办事,每月本已有他的月钱,又克扣他管着的和尚道士的月钱,还来领这些本是分给“那些闲着无事的无进益的小叔叔兄弟们”的年例,贾珍明批评他太贪心不足了;又花钱太过,不知省俭,手里有几个钱便把持不住,临到年下,穿的不像个手里使钱办事的,对比他狡辩他家里人口多,费用大,可知他不知悔改,没有羞恶之心。

第九十三回,虽非作者原笔,却也明写了他在城外家庙里聚众赌钱,哄女尼女道们喝酒胡混,被人写了纸条贴到贾府门上,丢了整个贾府的体面,狠挨了贾琏一顿斥责,被革了这份事务进项。

前文里,贾芹是在第二十三回时因他母亲求了王熙凤,才得了这件管理和尚道士的事情,可以得些银钱;可是他从银库支出“白花花二三百两”银子后,便随手拈出一块来,请银库的人喝酒,可知他立时便得意轻浮起来,是个手里掌不住钱,沉不住气的。

第二十四回里贾芸向舅舅卜世仁求助,却被教训说看见贾芹“骑着大叫驴,带着五辆车,有四五十和尚道士,往家庙去了”,可知贾芹刚得了活计,便想着摆体面,显威风,行事不知低调,也可见贾府上下人等人事关系错综复杂,互相勾连,行动便有人等着抓错滋事。

此事也可看出宁荣二府中委任事务,在子弟中选人时,并非一视同仁,选贤任能,而是管理者任人唯亲,独断专行,这是贾府治家理事的一大弊端,使同宗同族各房的兄弟之间,苦乐不均,厚薄有别,手足不和,人心不齐,纷争寻衅,于家道而言,非兴旺之道,树倒猢狲散之兆,处处可见。

这段文字篇幅不长,且语言细碎,既不文采风流,也不恢弘阔大,看似只是几个无趣的男人关于家务人情等小事的谈论,尤其在这除夕祭祖庄重肃穆,元宵夜宴盛大祥和的一回里,更是不引人注意,但透漏出宁荣二府财政已空,管理混乱,人心不齐。不管从哪方面看,至此回都已是捉襟见肘,外强中干了。

第五十三回发生在宁国府内,由贾珍和贾芹引起,似乎并不起眼的这两件小事,却与开篇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便已明说的贾府的两件衰败之象,有些令人惊讶的契合与印证。

似乎这两件小事,就是为了给开篇冷子兴的两件观察作证明,相呼应的,使我们知道,当自家人开始从内部混乱不和,整体的溃散和败落,便已不可避免,贾府的末世之象,已遮掩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