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野史 > 正文

红楼梦: 从一碗粥看贾府的末世景象

时间:2019-01-11 15:22:16        来源:

 

红楼梦里写到了许多粥,比如碧粳粥,腊八粥,燕窝粥,红稻米粥等,皆是贾府日常饮食,而透过原文贾母吃过的一碗粥,我们也能窥见贾府的末世景象

原文第七十五回,在贾府抄检大观园之后,过中秋之前,贾母吃了一顿饭,而正是这顿饭,我们看出了已经大不如前的贾府。

贾母要吃稀饭,尤氏就捧上了一碗红稻米粥,贾母一个人吃不了,于是就让把剩下的送给病了的凤姐去,后来贾母看着晚辈们吃饭,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除了她吃的红稻米粥,尤氏等人吃的都是白米饭。

贾母……因见伺候添饭的人手内捧着一碗下人的米饭,尤氏吃的仍是白粳米饭,贾母问道:“你怎么昏了,盛这个饭来给你奶奶。”那人道:“太太的饭吃完了。今日添了一位姑娘,所以短了些。”鸳鸯道:“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王夫人忙回道:“这一二年旱涝不定,田上的米都不能按数交的。这几样细米更艰难了,所以都可着吃的多少关去,生恐一时短了,买的不顺口。”贾母笑道:“这正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众人都笑起来。

这段文字曹公一定是琢磨了很久才下笔,可以说是力透纸背,看似贾母和媳妇晚辈们轻松地说笑,却透出无限的悲凉,这段话透露了三个无法回避的事实。

第一个是贾府已大不如前,内囊已渐渐被掏空。

贾府这样“赫赫扬扬,已将百载”的豪门公府,贵妃娘家,如今竟然连日常的红稻米粥都要定量,且只有贾母能吃上一些,就连尤氏这样的东府大奶奶都吃不到了,可见寒酸。

我们知道,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一回,临走的时候贾府可是送了她“两斗御田粳米”的,平儿还说“熬粥是难得的”,而据考证,御田粳米就是御田胭脂米,也就是红稻米。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贾府依然维持着表面的繁华,名贵的御田粳米一送就是两斗,相当于我们现在的25斤左右,这个数目可不少了,因为这种米极难得。

这个米跟普通大米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它产量极少,一般人家是吃不到的,五十三回里乌进孝交租回,送给宁府的各类粮米中,就有“御田胭脂米二石,碧糯五十斛,白糯五十斛,粉粳五十斛,杂色粱谷各五十斛,下用常米一千石。”

古代的计量单位,一斛等于五斗(原为十斗,宋代以后改为五斗),十斗等于一石,一石也就相当于两斛。换算今天重量,一斗约等于12斤左右,一斛约等于60斤左右,一石约等于120斤左右。

所以乌进孝送到宁府的米,差不多是这样的“御田胭脂米240斤,碧糯3000斤,白糯3000斤,粉粳3000斤,杂色粱谷各3000斤,下用常米120000斤。”由此可知御田胭脂米有多金贵。

 

第二个是贾府田庄连年歉收,败兆已现。

对于贾母的诘问,王夫人说“这一二年旱涝不定,田上的米都不能按数交的。”这里透露了一个现实,即荣国府的田庄出了很大问题,而乌进孝交租一回,更是直接说出了这些问题。

乌进孝道:“今年年成实在不好。从三月下雨起,接接连连直到八月,竟没有一连晴过五日。九月里一场碗大的雹子,方近一千三百里地,连人带房并牲口粮食,打伤了上千上万的,所以才这样。”

这说的还是宁府,贾珍已经感叹“ 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殊不知,荣国府比宁国府更甚。

乌进孝道:“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谁知竟大差了。他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比爷这边多着几倍,今年也只这些东西,不过多二三千两银子,也是有饥荒打呢。”

这也就是为什么只有贾母能吃上红稻米粥了,比荣府还好些的宁府,也只得了两百多斤御田胭脂米,比宁府更不如的荣府,能有多少进账可想而知了。

贾母对这些情况知情吗?当然是知情的,但她已是暮年之人,无力回天,所以脂砚斋在这一回,有一句批语说贾母:贾母已看破狐悲兔死,故不改正,聊来自遣耳。

因为在此之前,甄家已被抄家,而贾府也已内乱,由王夫人下令抄检大观园,在贾府内部引起了极大震动,其实这也正是后文贾府被抄家的伏笔。

不仅如此,此前更是发生了宫里太监打秋风,王熙凤当项圈,贾琏借当等反应贾府入不敷出的财政问题,所以贾母说了一句“ 这正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

别小看这句把众人逗笑的话,它却反映了一个很大的现实问题,即贾府账目上已没多少银米,即便管家如王熙凤般泼辣能干,也是无可奈何的。

我们不妨再往前看一个吃粥的细节,六十二回宝玉过生日一回,平素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富贵闲人宝玉,看到小厨房柳嫂子给芳官做的饭菜,“ 宝玉闻着,倒觉比往常之味有胜些似的,遂吃了一个卷酥,又命小燕也拨了半碗饭,泡汤一吃,十分香甜可口。”

就说宝玉吧,他是贾母最疼爱的宝贝孙子,平时自然没少吃红稻米粥,而他看到丫鬟的饭,竟然觉得异常香甜,还吃不了不少。但他最终吃的是什么呢?脂砚斋透露了八十回后宝玉的一段经历,是“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

那时候哪里还有什么红稻米粥,就连丫鬟吃的“绿畦香稻粳米饭”都不可能有,身边唯一能果腹的只有咸菜,连口水都没有。

第三个是田庄对一个家族成败的影响之大。

我们知道,红楼梦开篇的甄士隐,他本也是当地的一等富贵人家,最终是怎么败落的呢?原文也提到了他的田庄。

偏值近年水旱不收,鼠盗蜂起,无非抢田夺地,鼠窃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官兵剿捕,难以安身。士隐只得将田庄都折变了,便携了妻子与两个丫鬟投他岳丈家去。

甄士隐用以安身立命的田庄不仅因旱涝歉收,且遭逢乱世,最终他把田产全部卖了出去,这已经伏笔了他的败落。在古代,许多人家一旦得了银子,多是置办田产祖业,因为这是维持家业的最大保障,也是败落后的退路所在,更是可以遗之子孙的产业,也是可以东山再起的依赖。

所以,秦可卿死的时候,曾给王熙凤一条可以使家族不至于家亡人散的锦囊妙计,“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由此可见田庄产业对于一个家族的重要性。

但我们从乌进孝交租看到的现状却是,贾府的田庄产业越来越少,贾珍对乌进孝说“如今你们一共只剩了八九个庄子”贾珍一句“只剩”两字是重点,可见贾府尤其是宁府在败落的过程中,应该是像甄士隐般没少变卖田庄产业的。

内囊空了,没了银子,只能变卖田庄,而田庄少了,名贵的细米产量自然也少,如果再遇上旱涝,那能端到贾府餐桌的名贵的御田胭脂米有多少就可想而知了。我们还可以推断,八十回后,贾府被抄家前,也许田庄已经被变卖的所剩无几了。

因此,通过贾母吃的一碗红稻米粥,而尤氏等人吃的白米饭,可以看出其背后的田庄歉收,田产的变卖,贾府的入不敷出,内部上下主奴之间的争斗等等反应贾府败落的现实,而这些都透露了一个事实:贾府已到了真正的末世。